首頁 文化 走進非遺 傳承

五代都是制琴師,三地都有工作室

百年斫琴技藝 五代匠心傳承

2020-04-22 10:19 南充新聞網

李軍偉查看琴胚。 本報記者 梁洪源 攝

李軍偉查看琴胚。記者 梁洪源 攝

李軍偉講授古琴文化。 本報記者 梁洪源 攝

李軍偉講授古琴文化。記者 梁洪源 攝

在南充諸多市級非遺項目中,源于順慶區李家鎮高家溝村的李氏古琴無疑是幸運的。其傳承人,現年55歲的李軍偉在揚州、西安和南充均有自己的工作室。純手工的古琴售價不菲,讓古琴這種古老的樂器,能以體面的方式展示其悠久的歷史、優美的韻律、獨特的靈魂。

A 上百道工序 打磨一把好琴

李軍偉老家的古琴工作室位于高家溝村的山梁下,背靠青山,門朝田野,共四排三間。左邊一間是倉庫,右邊一間是住房,正中一間是展示廳。展示廳內,擺放著20余張古琴。

“……入我相思門,知我相思苦,長相思兮長相憶,短相思兮無窮極,早知如此絆人心,何如當初莫相識。”就是在這里,李軍偉曾為申報非遺的順慶區文化館非遺辦負責人彈奏《秋風詞》,錚錚的琴音、悠悠的歌聲飄出板房,縈繞在綠竹翠柏間。

4月20日,記者了解到,李軍偉的曾祖父李崇真、祖父李德友、父親李化明都能制琴、彈琴,傳承到李軍偉的兒子李奎,可謂一家五代人都是斫琴師。

古琴的傳統制作十分復雜,制木胚、髹漆、裝配等,至少可以概括為十幾個步驟、包含百余道工序,足以說明每一張傳統手工古琴來之不易。

制作古琴的第一步便是選材,“良工不如良材。”李軍偉說,李氏制古琴的選料講究“輕、松、脆、滑”,即木質要輕、木材要松透、要有脆性、打磨后要光滑。泡桐、青桐、杉木等木質松軟、紋理自然的木材均可制琴,太硬的料制琴后沒有彈性,不利于振動,發音效果差。不同材質制成的古琴,發音自然有較大差別,或清亮、或渾厚、或清潤、或凝重,一琴一音,可滿足各人愛好,這也是古琴的一大特色。

接下來便是塑外觀、挖槽腹、裱布、上灰胎、裝琴徽、髹漆、裝雁足、安琴弦,最后一步調音。李軍偉介紹,李氏制古琴上灰胎所用的膩子特別考究,用鹿角搗制而成。先將鹿角在石臼中搗成細小的粉末,然后用細眼羅篩除去粗粒。這個過程李軍偉稱之為“搗霜”“篩霜”。篩過的鹿霜再勾兌生漆,攪拌成泥,刮在整個琴身上。每一道工序都要保持灰胎厚薄均勻,而且經過反復陰干、打磨、補灰,因為灰胎干后非常堅硬,打磨很費勁,需要非常細致和較長的制作周期。

經過十三道大步驟,上百道工序后,一張好的古琴才會帶著斫琴師獨有的印記出爐。

B 懷揣技藝闖市場 創辦三個工作坊

在李軍偉的印象中,李氏制古琴傳承了伏羲式古琴的技藝,在四川境內非常有名。李氏先人曾身背古琴出劍閣、過漢中,賣琴于西安;也曾沿水路下重慶、走漢口到江浙。

“做琴應當如做人。”李軍偉說,在中國漫長的歷史中,琴、棋、書、畫歷來被視為文人雅士修身養性之藝,琴排在了首位,對于李氏古琴的制作,李氏一族歷來嚴格遵循傳統手拓工藝。

李軍偉從小跟著父親學習制琴,耳濡目染,制琴工藝和家族文化早已烙印在心,不管古琴行情如何,仍堅守制琴。

李軍偉記得他小時候,父親仍然在勞動之余一邊制琴,一邊憑記憶重新描繪制琴的流程。那時古琴沒有市場,父親就把制好的古琴送給李家鎮川劇團懂琴的演員,甚至送給村里的小孩當發聲玩具耍。

上世紀80年代,李軍偉一直在李家鎮川劇團工作,專職司鼓。川劇團解散后,他又成為鎮文化站的文化骨干。到1990年初,李軍偉踏上了外出務工之路,先后去過廣東、福建、浙江等地,主要在家私廠當漆工。2001年,李軍偉只身來到蘇州的古琴制作公司,因為對古琴制作駕輕就熟,他去蘇州不到一個月就當上了“高管”,專門帶剛進廠的學徒。

“彈琴的人少,了解古琴的人也少,2008年以前,古琴市場十分低迷,我們打工的也掙不了幾個錢。”李軍偉介紹,古琴蜚聲海內外得益于北京奧運會開幕式。開幕式上有一個彈奏古琴的場景,這張古琴是“師曠式”,由王鵬先生仿唐琴“太古遺音”所斫,所彈曲目也叫《太古遺音》,是專門為奧運會開幕式創作的,由陳雷激先生彈奏。千年古琴配合巨幅中國書畫卷軸,向世人呈現出古老的中國文明,引起了海內外專家學者、琴師對古琴的極大關注,隨后的古琴市場逐漸升溫。

2009年,李軍偉辭去工作,離開蘇州,到揚州辦起了古琴制作坊。2014年底,李軍偉把揚州的制琴坊交給兒子打理,在老家建起了400多平方米的古琴制作坊。廠房建成后,跟隨李軍偉在外打拼多年的幾個鄉友也隨即回來幫忙。2016年,李軍偉在西安長安區的古琴工作室開業,主要從事精品古琴制作。

李軍偉說,多年以來,他始終堅持祖傳的手拓方式制琴,雖然工序繁、耗時長,但制成的古琴發音更準、音色更美、品質有保障,返修率低。

C 堅守祖傳工藝 傳承工匠精神

扎根市場,李氏古琴這朵非遺奇葩長勢旺盛,其傳承也避免了南充個別非遺項目因為難以找到傳承人、市場萎縮面臨消亡的危境。

李軍偉的兒子李奎子承父業,留守揚州的制琴坊,那里主要生產中端古琴,背靠蘇杭一帶深厚的文化底蘊,以古琴培訓機構為主要客戶。“揚州的制琴坊生意特別好,每年要賣出近500張古琴,幫別人加工、維修的古琴近千張。制琴坊長年招募了10多名木工、漆工,全是跟他一起打拼多年的南充老鄉。”李軍偉說。

李奎繼承的不僅是李軍偉全套的古琴制作工藝,也包括這種精益求精的古老“匠人精神”。

“制琴是個細致活,摻不得半點假水,來不得半點馬虎。”李奎說,制作古琴沒有“將就”之說,尺寸大小須毫厘不差,扣合須嚴絲合縫,有些工序要反復做五六遍。

李軍偉將李氏古琴的傳統工藝和這種“匠人精神”集中在一張特別的古琴上,這張古琴不出售,作為一種家族精神進行傳承。在選材和制作上,都是精益求精,有多人看上這張古琴,都被李軍偉婉拒。

據說這張古琴選用的是上等的陰沉木,是十多年前李軍偉在揚州采購制琴材料時無意中發現,可謂萬中求一,其原材料為大葉楠木,埋藏于地底幾百年,在缺氧、高壓以及弱酸、微生物共同作用的環境下,歷經緩慢炭化而形成,顏色光鮮,細膩光滑,形成了古樸凝重、銅打鐵鑄般的效果。這張古琴制作的每一道細小工序,李奎都參與其中,并將其制作工藝以圖文形式記錄了下來。

李軍偉的女兒李婭嬌也繼承了祖上衣缽,拜師于蘇揚二州名家,學習古琴演奏?,F在李軍偉打算回鄉,將揚州和西安的工作室都交給兒女打理。

回到老家后,李軍偉除了照顧母親一日三餐外,每天一有空就會和遠在揚州的兒女“煲電話粥”,聊得最多的還是古琴。(記者 易立權)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时时乐餐厅菜单价格 江苏11选5中奖条件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的结果 北京三快在线科技官网 东方6十1机选 山东11运夺金下载 同花顺开放接口api 福建快3走势图一定牛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二位 幸运农场安卓版下载